<legend id="q80lbo"><noframes id="q80lbo">
      • 當前位置:首頁->設爲首頁->正文

        <br>    碩大的碧雲冠帽在畔下投下蔭,引得幾只白雀叽喳爭吵

         春光明媚的大地,一方方的稻田水清如鏡。
        田裏的秧苗,整齊地排列在農人的身前,好似它們很享受農人爲它們做的規劃,一行行,一道道,不歪不斜,均勻如織。幾個插秧人,俯首躬腰,疏疏落落地散落在田野裏,一步一彎腰,一步一後退,左手執苗,右手插秧,動作娴熟而有節律;他們的倒影,與青天白雲一同映倒在水中,在一波一波的漣漪中,構成自然的水墨作品。這情景不禁讓樂才app想到一首詩:
        手把青秧插滿田,低頭便見水中天。六根清淨方爲道,退步原來是向前。短短幾行字,滲透著幾分禅意。這世間,何人不是把目光投向前方?何事不是將腳步邁向未來?或許,只有農人插秧,才是一步一步地往後退,退一步,便向豐收的秋日靠近一步。
        試想一下,若是農人一直向前插秧,插出的秧苗有那番境界嗎?或許,剛插下的秧,因爲急于向前,而被踐踏于泥水之中。原來,就像插秧這樣看似尋常簡單的動作。背後竟然也藏著深刻的人生哲理。
        善男信女應該知道,寺院中都有一個規矩,在香客離開寺院時,不能闊步向前,而要一步一步退出廟門,退下階梯,並雙手合十,誠心禱告,淨身回到生活中來。這個規矩,與農人倒退插秧竟如出一轍。禱告者一步步後退著離開後院,卻是離佛越來越近,離道越來越近,離自己的本心越來越近,再看看這些插秧人,與其說農人是那些虔誠的香客,不如說這些秧苗是佛的化身,農人一次次地彎腰,一次次地後退。插出滿田的碧綠,插出滿心的希望。可想而知,當他們看到眼前的一片新綠,會是怎樣舒朗的心境!
        這是一個喧囂的時代,人們爲名奔波勞累,爲利碾轉忙碌,在沉沉浮浮、起起落落之間徘徊,看起來,他們似乎在大步流星地前行著,可回頭一看,不禁黯然發現,自己雖付出了許許多多,卻還是站在原地。想得到的,或是曾經得到的,但猛然發現,這些都成過眼雲煙,自己耕作的那片心田,此刻卻淩亂不堪。陽光灑滿田野,心同時被照亮了。看著插秧的農人,我明白了,一切執念都是心魔,曾經過分看得很重的事,隨著時光的逝去都會雲煙俱散,唯有內心的那一片甯靜是亘古不變的。“問君何能爾,心遠地自偏。”當我們被紅塵俗世所擾時,不妨再去看農人插秧,看他們在退步之間,海闊天空的享受。
        沉思間,又有幾行秧苗,隨農夫後退的腳步延伸開來……

        又一位老師站在講台上,面對著我們班窗外那棵玉蘭樹大加贊賞。確實,綻放的玉蘭成爲了窗外全部的風景。潔白、大氣的花朵一枝枝,一簇簇,整株玉蘭好像一位高貴的女皇,盛裝出現。微風拂過,“女皇”微微颔首,散發一縷幽香,使入迷醉。但不知爲何,每當這時,我眼前卻浮現出另一番景色。那是校園角落中,一處太不起眼的小花壇,似乎陽光都很少光顧這裏。但那些頑強的小生命仍然破土而出,充滿了花壇的各個角落。小小的花朵太過稚嫩、普通,和那高貴的“玉蘭女皇”相比,好像羞澀的村姑。但正是她們,在“女皇”風光了兩周,“回宮”休息之後,陪伴我們走過整個春、夏、秋,直至陰冷的北風強烈壓迫下,才不舍的與我們告別。即使很少有人關注,她們仍在盡力爲我們的生活增添一抹光彩。
          其實,在我們的生活中,有太多的人或事,過于普通、尋常,以至我們認爲是理所當然,甚至抱怨。每天早上,當你看見桌上已熱好的牛奶,會有什麽反應?走到父母面前,說聲“謝謝”?或許你只是感覺,同往常一樣,同樣的牛奶,不情願的喝了一點就推開了,還埋怨道:“每天都是老一套,我都喝膩了。”天涼了,媽媽遞上她辛苦織了很久的毛衣,但在你看來卻是樣式“老土”。你也許會嫌棄的一丟,美麗“凍人”。然而,面對陌生人的幫助,可能只是簡單的幾句話,你就會“感激涕零”,鄭重的記入作文中,千恩萬謝一番。
          曾在好友的筆盒中,看到一根被她細心纏繞好的頭發。她說,那是她媽媽的。離家住校,一切都要靠自己,現在才感受到在家的感覺是如此溫馨。即使是媽媽的唠叨,以前聽著很煩,現在想起,也是一種有人關心的幸福。她家住的很遠,但學習再緊張,她也會擠時間回家看看,不讓父母太過思念,感受那份家的美好。
          記得與表妹的一段對話。那次,她又在大談等待流星雨的經曆,苦苦煎熬了一個晚上,直到日出,仍與流星擦肩而過。我的嘴邊突然跳出一句話:“咱們去看太陽吧!”她像是看瘋子似的看著樂才app,“你沒事吧?太陽天天在那兒,有什麽可看的?”是呀,似乎所有星體中,人們抱怨最多的就是太陽。夏天,說太陽光“太毒”,冬天,又埋怨太陽發光“不賣力氣”。但太陽永遠在那裏,普照世間萬物。
          陽光無香,但陽光永恒。
        

        本站頭條

        熱門標簽

       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