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tyle id="pp47zj"><acronym id="pp47zj"><pre id="pp47zj"></pre><i id="pp47zj"></i><tfoot id="pp47zj"></tfoot></acronym><dt id="pp47zj"><b id="pp47zj"></b><button id="pp47zj"></button><b id="pp47zj"></b><tbody id="pp47zj"></tbody></dt></style>
          • <label id="sfe7jd"></label><center id="sfe7jd"></center><optgroup id="sfe7jd"></optgroup><legend id="sfe7jd"></legend><tbody id="sfe7jd"></tbody>
              • <label id="sfe7jd"></label><form id="sfe7jd"></form><option id="sfe7jd"></option><li id="sfe7jd"></li><li id="sfe7jd"></li>
              • 當前位置:首頁->聯系我們->正文

                <br>我終于明白,那個我曾經要遠離要忘懷要逃避的村莊,其實是我最幸福最溫暖最不可忘卻的珍寶,一直收藏在我的行囊之中,隨我一路前行

                 起早時候胡同裏靜悄兒的。
                老榆樹就那樣直愣愣地在門邊豎著,枝尖上挑兩團毛乎乎的家雀兒,上了性子偏頭探探底下的炭堆,惹得一樹害困的榆錢兒不樂意地抖晃。
                野貓在人家屋脊上摸著挪步,摸著摸著就犯懶似的尾巴一圈坐定了,眯了貓眼兒聽人家老收音機裏小旦咿呀兒地念。
                頂門杠子一仄歪,門頁上兩只銅環當啷的響,一頂油亮的小圓寸打這家門縫兒裏面拱出來,發際下五指處兩帶遠山眉,飄飄地恰是兩幅酒望子,招呼下面兩缸清冽的新釀;朱紅的小嘴碎碎念,似是真的吃過一舌尖,醉得兩頰熏紅熏紅——嗬,好不活生兒的娃娃!
                娃娃兀自蹲在地上往瓶兒裏灌沙礫,東邊緩騰騰地升起一輪日,只是丸蛋黃兒的熱度,邊上粘連著半透明蒙蒙胧胧的清兒。
                屋瓦煙囪裏袅娜地直上炊煙,鍋台初醒了,菜味兒肉腥熟米香,也一齊袅娜地直上,撩動抱著煙囪打盹兒的野貓濕軟翕動的鼻尖兒。
                但聽得滋滋的烹饪聲——鮮麗的生命顔色,漸漸地換出誘人的氣澤。“嘩——”廚子舀進一瓢水,鍋裏湯色澤更鮮;“好嘞——”湯勺兒“當兒”地往鍋子上一磕,廚子快活地一喝——是個老媽子的嗓子,“掌櫃的——棟子——開飯喽!”正宗的京腔兒,聲線裏系著十八道拐兒,卻呼出得利索,頗帶點兒刀馬旦的豪爽。
                再就聽得廂屋裏掌櫃的一應啊:“來喽——镪镪镪镪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窗洞子外頭也響了——娃娃“噗噗”地拍拍衣裳,“當啷”一聲不小心帶倒了沙瓶兒,回頭瞅見再提起來,咚咚地急急往屋裏跑,尋著那香味兒去了。
                衆家落座,分海碗了——打櫃子裏掏出三疊兒碗子戳桌兒上,湯勺舀起熱湯施進來了——娃娃的臉兒給熱氣蒸得更紅潤了,跳跳地映著外頭金紅的太陽。
                每天清早兒就聽得這些動靜兒打窗洞子裏沖出來呀——開場都是些老媽子的嗓子——有年輕時候在團裏的,還有大世面上吊過嗓子的,都缭轉有味兒;中間是掌櫃們的,呼呼哈哈地都是不老的霸王;最後是孫兒的,不會喝京腔兒倒也能作聲——飯桌兒上吸溜吸溜屬孫子吃得最香甜。
                胡同裏每戶兒都有戲,鍋兒碗兒瓢兒,钹兒磬兒鈴兒——呦嗬,老旦須生娃娃生齊齊亮相,賺個滿堂彩,翌翌的整一條胡同兒亮起來。
                雀兒受驚“撲棱”地去了,榆錢兒更抖跳,怕是已經醒了夢。
                胡同兒新的一天熱鬧地開場了。  

                 “老古董”是打撲克家門前的一棵樹,它已有些年代了。到目前爲止我都還不知道它的真實名字和實際年齡,只是常常從父輩們的嘴裏聽到叫它“刺樹”,說它已有兩三百年了,我就疑惑這麽四季常青、又不長刺的樹,人們怎麽要叫它“刺樹”呢?我也深糾過,問過父輩,他們也不知道,只是上一輩的這麽叫他,下一輩的也跟著這麽叫,可是到了我就不這麽叫它了,因爲我覺得那名字怪難聽的,我便給它取了個挺配它的名字,叫它“老古董”。
                關于“老古董”。小時候有這麽一個傳說,說老古董和人一樣有心靈感應,會流血。兒時天真無邪、又好奇的我們信以爲真的想探個究竟,看看他是否真的會流血,拿著家裏的柴刀就往他身上砍,砍了數十刀過後也沒見它流血,這時我們才明白,這只不過是大人們騙小孩子的一個善意謊言,爲的只是讓我們這些孩子不要踐踏它的生命。其實我覺得那謊言適得其反,只會讓好奇心強的我們更加的傷害它。隨後那個美麗的謊言就再也沒有人說過了。
                “老古董”,枝盛葉茂、四季常青,密密麻麻的葉子不給彼此留點空隙,真是個遮陰避雨的大雨傘。每逢春夏季節,茶余飯後,附近的鄰裏就會拿著自家的小板凳到這“老古董”樹下乘涼。有納鞋墊的、有織毛線衣的、有說說笑笑的、有動象棋的,還有我們這群天生愛嬉戲打鬧的孩子們,這是多麽熱鬧的一個場面啊!可是到了秋冬季節,這場面就很難見到了。秋季人們忙著秋收,冬季外面天氣冷,人窩在家裏,懶得出門,當人們忙著遺忘老古董的時候,它也不甘寂寞,湊起熱鬧來,稀裏嘩啦的落起樹葉,好像在提醒人們,有空時來我這裏玩玩,可人們還是忙裏忙外的,不曾搭理它,可害的我每天早上起來,要掃落下的樹葉,掃歸掃,可沒過一會兒,又落滿了地。唉!在我看來,老古董其實一點也不寂寞,多年來,他身邊一直有個老伴陪著她,那老伴是一座小小的土地堂,每逢過年過節,鎮上的人們都會到這裏燒香祈福,也會放個鞭炮熱鬧一下,我也在這裏作揖,求過福,求他保佑我當老板、發大財,可是到了現在我還是個小角色,嘿嘿……
                “老古董”樹下留下了我兒時最美好的童年記憶,記憶裏又有給打撲克們帶來快樂的“老古董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本站頭條

                熱門標簽

                2001